残雪谈成诺奖热门人选:只是一个奖 不必都来找我

2019-11-06 15:21:38|

原始标题:

中国作家残雪回应说,他是诺贝尔奖的热门候选人:“这只是一个奖项,还没有获奖。你不必总是来找我。”

残雪

封面记者张杰

随着10月10日诺贝尔文学奖颁奖日的临近,中国作家残雪名列榜首,这让许多人对她获奖充满了想象。在英国作家尼西罗德、加拿大女诗人安妮·卡森、日本作家村上春树、叙利亚诗人阿多尼斯、肯尼亚作家恩吉古尔·瓦天戈、俄罗斯女诗人柳德米拉·乌利茨卡等评选出的2019年文学奖预测名单中,获奖热门。不管他们是否获奖,许多人开始意识到残雪的存在,一个强大的作家。人们一直在寻找残雪的作品来阅读,并在采访中表达她的个人观点。

10月9日中午,残雪作品常年合作出版商湖南文艺出版社在其微博官方网站上发布残雪的回复:“目前,它只进入赔率名单,还没有获奖。我在中国的朋友非常重视这个奖项。这只是一个奖项,还没有获奖。你不必总是来找我。入围和获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个奖项有数以千计的可能性,这在目前是意想不到的。我很高兴被列入入围名单。这表明诺贝尔文学奖的评委比以前更加开放,开始重视高水平的纯文学。还得等着读者慢慢长大。随着读者越来越多,电话也会越来越多。现在还是有点少。虽然一些专家、研究人员和作家对我的作品给予了高度评价,但读者人数还没有增加,广泛的影响还不够。博尔赫斯和卡尔维诺是我最钦佩的两位作家,他们都没有获得诺贝尔奖就去世了。因为他们的作品以前太小了,但他们的影响力比一些获奖作家大。”

在湖南文艺出版社编辑的陈姣珍电子邮件中,邮件最多的联系人是残雪。“与残雪的相识源于她成千上万个短篇小说中的一个。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她的几部小说相继被编辑和发行。后来,她签署了所有作品的数字版权。随后,她创作了五部短篇小说集,并成功推出了她的小说《黑暗地球母亲的礼物》、《最后的情人》和《赤脚医生》。目前,她仍在收集残雪的作品,即残雪作品的收藏版,已经出版了10种,10多种仍在编辑中。”

谈到与残雪的联系,陈姣珍一口气提到了许多作品的名字。残雪的写作没有停止。陈姣珍对残雪作品的编辑也在继续。陈姣珍直言不讳地说,“我想我的职业生涯始于残雪老师。我感到荣幸和感激的是,当我新来的时候,我能被著名作家残雪认出来。”

所有文学作品都是手写的,每天坚持一个小时。

在陈姣珍的印象中,残雪是善良的。有一次,他和他的同事在晚上7点来到残雪的家,与残雪和他的妻子共进晚餐。同事们、残雪和她的爱人说长沙话,感觉更加亲切。残雪特别表示,这次访问让她感受到了家乡家人的温暖。陈姣珍记得,与残雪的交流总是充满了爽朗的笑声,没有修饰或掩饰,还有发自内心的童声。尤其是在放松的状态下,在熟人面前,她的笑声会更清脆和清晰。”残雪受了这么多苦后,仍然天真自然地笑了起来。我认为她内心应该是一个乐观的人。”陈姣珍说。

2015年,残雪应陈姣珍邀请,在湖南图书馆一楼报告厅做了文学讲座。“她从未参加过任何形式的读者会议。我很高兴地发现,面对150个人,她善良大方,沉着冷静,聪明睿智...在场的所有观众都深受感动,在场的读者都热情互动。读者对残雪的爱、钦佩和热爱让我对残雪有了完全不同的理解。正如残雪老师所说,我可以回答任何问题,不管是什么。”

陈姣珍认为,三十多年来,残雪日复一日地过着“单调刻板”的文学生活。准时7点起床,9点开始读写,花一个半小时。阅读和写作从下午两点开始,也是一个半小时。她在这两段时间里写哲学书。然后,输入锻炼时间。晚饭后,我开始写一个小时的小说,然后是英语学习时间。“残雪不需要手机或微信,这为她节省了许多不必要的干扰,让她能够专注于自己的文学和哲学。”陈姣珍告诉记者,残雪的写作每天都是固定的和定量的。她每天只写一个小时,大约8900字。自从她开始写作以来,她一直都是手写的。

当这部小说被翻译到国外时,残雪自己校对英语。

"残雪的英语学习是一个鼓舞人心的故事."陈姣珍笑着说,“一个小学毕业生,在那个时候学校不应该有英语课程,但是可以毫无障碍地阅读英语小说和英语哲学。”

正如陈姣珍所说,20多年的英语自学使残雪很容易阅读英语小说,以至于她把自己的小说翻译到国外,并校对自己的外国文件。她还用英语写了自己的文章,写了一篇关于自己创作的文章,发表在美国杂志上,并被著名的英国报纸《卫报》转载。后来,因为残雪的文章,《卫报》特别开辟了一个由世界各地作家创作的系列。二十多年来,残雪坚持每天读英语,甚至每天读一个小时。她阅读原版英文纸质书籍和文学名著。她对当代中国的翻译作品基本持否定态度,认为翻译太差,这也是她阅读英文原著的原因之一。像卡尔维诺和博尔赫斯一样,这些作家的作品都是英国原著。“有了这个,我敢说,她已经远远超过了绝大多数中国作家。有多少当代中国作家在阅读英文原著中长大?因此,残雪对自己的作品和艺术创作一直很有信心。我认为这种自信与她20多年来不断接触真实的英国文学密不可分。她是一位中国女作家,她的作品被翻译到了国外,这也与她长期的英语培训密不可分。”陈姣珍说。

编辑残雪有100多万字,但还没有读过。

“当我还是个大学生的时候,我主修汉语。当时,我读了残雪的中短篇小说,如《山上的小屋》和《黄泥街》,以及她关于中国文坛的许多采访和文章。此后,我陆续编辑残雪的作品,编辑了100多万字。但老实说,我不敢说我读过残雪。”陈姣珍认为,任何能轻易说理解残雪的人事实上都是可疑的。

陈姣珍认为残雪的想象力天马行空,没有人能预测读完她的小说后接下来会出现什么样的情节。任何阴谋都可以理解,但不可理解。残雪要求她的英雄做各种莫名其妙的事情,并且一直莫名其妙地去做。残雪小说的故事充满荒诞、离奇和极其独特,几乎贯穿了残雪的所有作品。此外,残雪的角色所做的往往是徒劳的。他们几乎做任何事都不要求结果。最后,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或需要做什么。整个故事支离破碎,没有任何逻辑可言。

“这是残雪独特的叙事风格。她总能在平凡中找到并创造新的个性。行为和语言的独特性。这是一部具有残雪特色的作品。没有人能模仿它。此外,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后续叙述。正是这种天马行空的风格拒绝了许多读者,也正是这种天马行空的风格让残雪独一无二。”陈姣珍说,这是一个悖论,一方面独特,另一方面不被理解,被误解了。但对残雪本人来说,这可能不是一件坏事。残雪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告诉我们,她一直坚持自己,并将继续坚持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