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记者手记 新基金发行:“利器”缘何变“钝器”

2019-11-25 20:19:28|

数据显示,截至9月16日,中国公开发行基金行业的产品数量已达5746种,其中一半以上是股票基金和混合基金。然而,近年来,公共基金从业人员发现,发行新基金扩大资本管理规模的道路越来越艰难。

偶尔会有爆炸,通常是单独的,这无法掩盖大量新产品在生死线上挣扎的事实。更不用说,在过去的十年里,经过几轮爆炸性的新基金销售,每个人都惊讶地发现,股票基金产品的规模基本上在同一个圈子里。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混合基金。据数据显示,混合基金资产管理规模的高峰出现在2007年,当时只有224种产品,但资产管理总规模高达2.5万亿元。自那以后,产品数量有所增加,但资本管理规模从未回到顶峰。截至2019年9月16日,混合基金产品数量飙升至2467种,基金管理总额降至1.78万亿元。相比之下,可以看到新基金发行的边际贡献。

起初,情况并非如此。

公共基金的“老人”常常回忆起十多年前的快乐时光。当时,发行新基金是基金公司扩大资本管理规模的绝对“利器”。每当一个新的基金产品获得批准,基金公司都会把它视为大规模扩大规模的好机会。产品最初筹集数十亿甚至数十亿美元并不罕见。以股票基金为例。数据显示,2006年至2009年,股票基金产品绝对数量增加了10多项,但总规模增加了1000亿元。2009年底,基金总数的十分之一左右,规模超过100亿元,主要是股票型和混合型基金。

走着走着,为什么突然“锋利的武器”变成了“钝器”?新基金发行后,它是如何从流动状态走向生活的?

一家基金公司的高级管理层认为,这种变化不是“突然的变化”,而是基金行业恶性竞争积累的结果。他指出,当股指从2007年底的峰值缓慢下跌时,公开发行基金并没有意识到行业危机即将来临。大量基金产品相继被归档。激增的产品数量几乎耗尽了几年来市场的最后一滴果汁。当投资者的热情消退时,基金产品的供需出现逆转。然而,即便如此,基金公司将资本管理规模的竞争推向白热化,拼命开发新基金成为主要竞争手段。

最终,当越来越多的业内人士意识到过度发行新基金和同质竞争的后果时,他们的步伐并没有停止。这时,持续新基金发行战的原因变成了:“如果我不发行新基金,而其他公司发行它们,那么在这个渠道的指引下,我的股份将被赎回,成为其他公司的新基金股份。”

简而言之,就是“推倒东墙,填平西墙”。因此,十年一梦之后,权益产品的规模仍在原地打转。这显然不是公共基金行业的健康发展之路,因为公共基金行业希望在财富管理行业寻求更高的地位。

幸运的是,行业领导者已经开始改变。记者发现,一些资本管理规模最大的公司正在进行发行新基金的战略重组。例如,为了减少旗下同类产品的引入,平台建设、品牌建设和团队建设被视为战略发展的核心。一些基金公司甚至表示,完全有可能“合并类似项目”,减少旗下基金产品数量,退出已经有些“病态”的新基金发行战场。

甚至一些中小型基金公司也开始反思过去的新基金分配策略,并大刀阔斧地切断它们的“迷你基金”,希望减轻负担,轻装上阵,寻求突破。

资料来源:中国证券报

密切关注通化顺金融微信公众号(ths518),获取更多金融信息

北京快三开奖结果 内蒙古快三开奖结果 辽宁11选5开奖结果 广西快三投注